“我可能一时想到了你”
“可能就是想见到这样的你”

一个简单的同居日常

*
一如既往的弃权声明,他们只属于彼此
*
狗血鸡汤文,愿大家都得到自己想要的

*

队——长——生日———快乐——

史蒂夫起床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对于作息良好的超级战士这个时间点算是“赖床”了,但鉴于前几天的任务,这个赖床行为有理由被美化成,一个良好的休息。

他坐起来甩了甩头,试图想弄清楚现在的状况。

“你醒了?”

巴恩斯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着床上一脸茫然的美国队长。

“你的粉丝们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可能会尖叫。”

斯蒂夫脑子还没转过来,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回应了巴恩斯,上次那个什么见面会,斯蒂夫回想起当时的尖叫声都觉得耳朵疼。

他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腿麻了,只好小心翼翼地单腿跳到了浴室里,试图一个冷水澡把自己神...

蛋糕



卜凡看着面前的蛋糕有点失神,主持人叫了好几声,他才找回几丝神志。

蛋糕放的有点久了,上面的糖霜有点硬,卜凡装模作样地吃了一口,配合着主持人的调侃笑着为自己打造吃货的人设。

“是的,我特别喜欢吃,谁抢我吃的都不行。”

配上恰到好处的微笑和唇边没来得及擦掉的奶油。

下节目的时候经纪人给他看微博,他在台上这个笑已经被调了无数个色调,配上各式各样的文案,在微博上很刷了一会儿屏。

卜凡自己也找了几张节目组的照片,配上一句谁都别抢我吃的发了微博。没过一会儿下面就是一万多的评论。闲着也是闲着,他干脆一条条地翻着看,下面无外乎说被他帅倒或者说他才三岁的。夹杂在其中的一条写到,

“这句话是不是岳岳也说过。”

没有赞也没有回复...

🌟


我的男孩吻了我,他托起我的脸。
你为什么哭?他问

****

“请参观者往这边走。”

岳明辉拿着宣传单跟着前面的导游团在博物馆里晃来晃去试图找到刚开的星象照片展。

他刚刚做完课题研究,拿到了两个星期的休假,准备好了在家里和健身房里窝两个星期,外面太热了,他实在懒得出门更何况他也没什么特别想去。

博物馆里有星象照片展,他实在是想看一眼才出的门,万万没想到,博物馆改修了,他进去就迷了路,只好跟着一起进馆的大部队晃来晃去,希望能找到这个展览。

可惜导游团好像不是为了来看展览的,岳明辉跟着他们走了三四个展厅,快两个小时了,连展览室的标牌都没见过。

他有点沮丧。

“这座雕塑是刚刚从N城送来的展品,不算贵重,但是其雕刻出的容...

Crush(二修)



“英文单词里有个词叫crush。”

岳明辉把左边耳机拿掉,装作漫不经心地听着前面两个老师助理聊天,本来以为能听到点期末考题的内容,结果前面的小助理好像是在聊自己的感情问题。

他把耳机重新戴好,摇摇头又开始和面前的习题纠缠,自己这次期末完了,就要回国去当练习生了他还是希望最后一次期末能考好一点。

练习生,岳明辉一面写题一面走神分解这个词,练习生,扩词来讲的话就是长期练习的学生吧。

我的学生时期真是漫长,但这也没什么不好,一切正在开始的青年都不能爱,他们应该学习嘛,他想到里尔克的信件集里的句子笑了笑,没把这件事想下去,重新和面前的题目纠缠起来。

机场的广播一如既往的嘈杂,岳明辉揉了揉太阳穴想着是先回家还是去...

垂死者

*

岳明辉是在打完球准备回大厂的路上被拦住的。他刚刚打完球,身上都是汗,不怎么舒坦,他拎着外套想赶快回去冲澡,结果被人截胡了。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们先回去好吗。”
面前人没动。
“哥哥想回去冲个澡,否则这样站着要感冒的,先回去吧。”
听到感冒,面前的人在动了动把路让出来但是还是站着没动,岳明辉有点烦躁,干脆自己大步往回走,没在意后面的人跟上了没。
不就是被淘汰吗,自己都没这么大反应,至于吗?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岳明辉就看见那人站在清好的行李前,雕塑似的一动不动。
说是回来了好好谈谈,但是实际上也不知道能谈什么。岳明辉站到卜凡旁边,手搭到他肩上,想着要怎么开口才能不那么尴尬。
“不就是淘汰吗。”
岳明辉没来得及...

存档

我真的很喜欢哭唧唧的攻
而且凡哥自己就很爱哭

想看凡哥很伤心,岳岳凑过去安慰
凡子一边哭一边把岳岳抱坐在自己怀里索吻
手还不安分往衣服里伸,岳岳不想做,就把凡子手打掉,结果凡子就委屈巴巴地看着岳岳
没办法岳岳就安慰性吻凡子眼角
最后被按着这样那样的

想看做的时候,凡子舔吻岳岳纹身,吻着觉得纹上去肯定超疼
又想到岳岳最难熬的时间自己还不在
就又有点泛泪想哭
岳岳一边低声喘气一边还要安慰小哭包

“我们在一起后的时光,让我从前独自一人的时刻不值一提。”

啊,黄色废料使人愉悦

烟,牛奶,口香糖(顺懂/ABO设定/微罗懂)

*
全TAG最差,可直接跳过或鼓起勇气
*
一如既往的弃权申明,他们只属于彼此
*
文章来脑洞👉🏻 http://luber.lofter.com/post/1cc440ef_12526133
*
此文设定中有大量私设,会后续出完整文解释

顾顺翻身下来的时候,李懂就已经要疯了,他刚刚结束一段发情期,现在虽然没有处在发情期内,但是对Alpha的气息还是很敏感。
尤其是顾顺这样强大的Alpha,在李懂放松下来没有用抑制剂的情况下,近距离的肢体接触。
这简直是地狱,李懂一面想一面死死咬住嘴唇,拼命的抑制着身体里的冲动。

顾顺也觉得不对劲,他盯着李懂,明明想要问问对方一下最近为什么躲着自己,然后也许可以聊的更深入一点,...

谁知道有没有售后的大纲


-是看到某位粉的图,在下面一起开了脑洞,决定补全的一段大纲
-黑帮养成AU
-是懂养顺
-OOC OOC 极度OOC

00

李懂去吃饭,不习惯酒桌文化且酒量极差,只好找借口说到外面抽烟,其实李懂不会抽,就拿着根烟站在酒店后巷里,一边晃悠一边想事。
顾顺还很小,从孤儿院跑出来在后巷躲着睡觉,李懂转悠着就看到了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小孩子。
他想了想,把孩子给弄醒了。
“怎么睡这里。”
就这么着捡回去了

01

顾顺跟李懂出去应酬过一段时间,顾顺那个时候还小,帮派斗争又乱,李懂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老巢里,只好去哪里都带着他。
有时候两个人就住宾馆或者是宴会发起人家的房子,这种情况十次有九次都有个胸大腿长的女人躺在床上,然后十次有...

烟,牛奶,口香糖(顺懂/ABO设定/微罗懂)

*
全TAG最差,可直接跳过或鼓起勇气
*
一如既往的弃权申明,他们只属于彼此
*
文章来脑洞👉🏻 http://luber.lofter.com/post/1cc440ef_12526133
*
此文设定中有大量私设,会后续出完整文解释

顾顺自打被选上当狙击手,就被誉为是最适合做狙击手的人,什么样的人适合当主狙?他自认没人比他更适合回答。

“处事冷静,意志坚定,胆大心细。”
“没别的了?”

顾顺有点不高兴,狙击是他最自豪的领域,那容得别人质疑,杨锐看到对方带上了点怒气的脸又想到了罗星,真是,两个人的性格完全不能比。

“那队长觉得还需要什么?”

看,刚刚还一口一个锐哥,现在队长都叫出来了,杨锐勉强笑笑,觉得年轻人还...

烟,牛奶,口香糖(顺懂/ABO设定/微罗懂)

*
全TAG最差,可直接跳过或鼓起勇气
*
一如既往的弃权申明,他们只属于彼此
*
文章来脑洞👉🏻 http://luber.lofter.com/post/1cc440ef_12526133
*
此文设定中有大量私设,会后续出完整文解释

杨锐不擅长处理队员关系,李懂和顾顺打了一架这种事情,除了让他头疼,也就只能让他头疼。徐宏倒是能处理,但劝说对象,一位根本不明白到底说错了什么,另一位连嘴都不肯开。

放抗战时期,李懂指不定能成个烈士。徐宏又一次做不通思想工作后想,让李懂当观察员太屈才了。

但是除了顾顺也没有别人能替补罗星,顾顺一来是老队员,二来也没出错不好调动,只能勉强让这两个人打配合。幸好这两人除了私下矛盾...

© -shel- | Powered by LOFTER